文艺园地-陕西manbetx官方网站有限公司

文艺作品

沈瑞杰:后会有期否?

发布时间: 2019-03-12   点击量:1519次, 作者:沈瑞杰 分享到:

“杰哥,我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呢?咱们一起坐会儿、侃侃”朋友旭明在电话中和我说到。和朋友在电话中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后就挂断了。

不得不说朋友旭明和我是及其有缘的,与其说是我们两个有缘还不如说是两家有缘,在最初租房住之时我们就是邻居,后来买房又靠的极为近,更为难得的是旭明和我后来上的是同一所大学。

因着这些种种,加之相处又甚是投缘,所以关系自不必说。

毕业后,我选择了回到家乡府谷,从事了煤炭行业。朋友旭明毕业后又继续读研,先后在北京、昆明、贵阳工作,最近又应聘成功贵州大学,要开始新的工作。

趁着假期,朋友旭明从贵阳回来探访亲朋故旧,因此就有了前面说的约我们吃饭、聊天的事情。

为了赴约,我早早的收拾完成手中的工作,下班后约另外一位朋友从单位回府谷。本想着走大石公路可以早点回去同这些久违的朋友聊聊天,奈何恰逢堵车,直到8点多才总算是到了吃饭的地点。

席间,朋友们各自谈起工作、生活近况,后来谈及对昆明的印象趣事之时,无不感慨唏嘘。

有人说他后来离开昆明后还回去过一次,回去后还是直接去的是当时我们学校所在地盘龙区,去的第一件事就是甩了一碗上学时常吃的小锅米线,这种米线价格远没有过桥米线贵,但是却有另一种独特的口感,总让人念念不忘。

说到此处大家都总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曾经最爱的美食,有人说是一盒油炸土豆、有人说是一顿铁板烧、有人说是石锅鱼,总之那些早已融入记忆,记录着当年人和事的食物或许因为有了这样记忆的功能而更加美味吧。正如朋友在席间所说的,吃的不是米线,而是对过去的怀念。

确实,有情的地方和事总是那么让人难以忘怀,即使再过若干年后再回首往事时依然让人心中倍感温暖。

友情是什么呢?是王子猷雪夜访戴时的兴致?是俞伯牙摔琴时的慷慨悲怆?亦或是管仲口中“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也。”的嗟叹吗?……

当然,不是所有的友情都是让人值得怀念和感佩的。正如张耳、陈馀由断颈无悔的刎颈之交到互相攻杀,铁木真和札木合由曾经的安答最终成为死敌,此种势利之交,终不能善始善终。但是竹林七贤之中的山涛和嵇康却以一封《与山巨源绝交书》和后来的嵇康托孤、嵇绍不孤等事给后人留下了一种耐人寻味却感人至深的友情佳话。

古人云:“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真挚的友谊使人生充满了热情,正马克思所说:“友谊像清晨的雾一样纯洁,奉承并不能得到它,友谊只能用忠实去巩固。”友谊是美好的,是珍贵的,当一个人去维护友谊时,不亚于撑起人生的另一支柱。

友情虽好,但总会让人生出“相聚时短情意浓”的感慨来。若干年后,你是否还有兴致去“雪夜访戴”?你是否还会同友人一起“雪夜漫步”?你是否还会像山涛一样给曾经的友人以“嵇绍不孤”的温暖?(沈瑞杰)


上一篇:姚江:龙华树 下一篇:乔姣:致我最亲爱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