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作品

鬲国鹰:北国风光

发布时间: 2018-12-08   点击量:2262次, 作者:鬲国鹰 分享到:

我原以为大自然的风光本就该丰富多彩——像姹紫嫣红,湖光山色,像落花流水,雨打芭蕉。直到我走进陕北,才明白在这花花世界里,有这样一个宁静、朴实的去处,便是上帝最好的安排。

初到陕北,首先领略的是陕北的山,她不像南方的山,绿树掩映,风光旖旎;也不像西部的山,层峦叠嶂,高耸入云。她有着一种独特的古朴与豪迈,这山去了那山来,仿佛赶庙会的人儿,接踵而至。每当有风穿过,那是陕北的沟壑里特有的交响曲。山风呼啸而来,才明白那首词的真谛:“骏马秋风征鞍,山川古道阳关,雄风壮志云端。何须扬鞭,奔梦奋勇争先!”

如果你看到日落晚霞,乌云与山与月对话,那顷刻间袭来的便是陕北的雨,犹如策马一支匈奴铁骑,呼啸而来。陕北的雨,凶猛而干脆,每逢下雨,总使人无辜的蹙眉,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像海云空朦的墨画,一如雄关万仞、瀚海高风,雷霆震荡席卷而下。如果说南方的雨是一首宁静而不失优雅的钢琴曲,那北方的雨便是一曲雄浑跌宕的编钟。黑云压城,豆雨密帘,流光乍卷,密密麻麻击打得掷地有声。忽如一夜,早晨起来地上却全是干的。想是那贪杯的黄土与山风,将这大自然馈赠的陈酿据为己有,一饮而尽。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最使我仰望的,还是陕北的人儿。历史上的大陕北,战乱不断,胡汉杂居,民间通婚很普遍,可以说他们是古老的混血儿,既有北方少数民簇人的剽悍,鲁蟒,粗犷的天性,又有汉人聪慧,勤劳,淳朴的一面。貂禅和吕布出自陕北,便有了“米脂婆姨绥德汉”之说。陕北的人,耿直厚道,敢想敢说敢唱,赶闹大事。他们围坐在黄土山峁上,敢评论天下大事,敢议论皇上。不要问我从哪来,我的衣服染着黄土高原广袤的绿色,我的脸上写着北部山塬品格的顽强,我的身上流淌着九曲黄河不屈的血液,我的目光透射着塞北城市的自信与豪放。

虽无南国的温柔细腻,杏花春雨;也没有西部的雄壮辽阔,一览无际;亦无东方的临江水阁、楼台烟雨。但唯有北方那山、北方那雨、北方那人,让我魂牵梦萦,流连忘返。(鬲国鹰)

上一篇:蒋婷:安全是最美的全家福 下一篇:刘康:走进沙梁